主页 > X素生活 >【头家开讲】飙梦不设限 >

【头家开讲】飙梦不设限


2020-06-12


【头家开讲】飙梦不设限洪裕钧小档案出生:1969年生(48岁) 家庭:已婚,育有1女休闲:开车学历: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工业设计系与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平面设计系经历:PChome Online创意总监、AGENDA数位行销顾问公司创办人现职:台湾松下电器集团董事长、行竞科技共同创办人暨执行长、IPEVO(爱比科技)执行长经营心法:鼓励员工犯错座右铭:Difficult takes a day , impossible takes a week.

「我4岁时就很喜欢玩车、画车,车是我存在的理由…用『喜欢车子』还不足以形容,大概是有点中毒的感觉,狂热可能是比较正确的形容词。」坐在充满工业风的办公室,一身白衬衫的洪裕钧聊起车,眼里都是光。

4岁男孩的画布,是爷爷、台湾松下电器创办人洪建全家里的客厅,墙面上画满了汽车。梦想长大后能设计1台车的小男孩,2015年终于以个人名义,与前美国Tesla电动车厂主管Azizi Tucker合作,创立行竞科技(Xing Mobility)。

 

与师斗智 跳脱框架

2015年底,行竞推出第一辆电动赛车MISS E,今年4月则发表第一台兼具赛道及越野性能的纯电动超跑MISS R,最高马力达1341匹,仅需2秒便可完成0到100公里的加速,预计明年开始限量生产19台,每台造价100万美元(约新台币3,000万元)。

身为台湾松下电器洪家第三代长孙,家世显赫是外界对洪裕钧的第一印象,他却自承从来不是好学生。「我很爱跷课,我觉得当时的教育体制,是看考试的标準答案决定,所以我鬼混、跷课,老师都叫我『幽灵学生』,就是只看过名字,从没看过人。」

洪裕钧笑说:「我妈很头痛,我爸也揍过我,但我还是继续想办法用更高竿的方式跷课;跟老师斗智、反体制对我是非常好的训练,帮我跳脱被别人规划好的思考模式。」

国、高中不断跷课,但洪裕钧心里还记着对车的狂热,他甚至以学校图书馆的名义,订阅国外知名汽车杂誌,「那时没网路,汽车杂誌是我了解车子的管道。我偷偷撕下杂誌内的订阅单,用学校的名义订外国的汽车杂誌,也曾和朋友偷开家里的车上路。」

国中时到普腾电子实习的经历,成了洪裕钧投入工业设计的敲门砖。

后来国中一堂英文课,要求他针对未来想做的工作,去访问在该领域工作的人。1984年,洪裕钧四叔洪敏泰主导的普腾电子,推出全球第一台黑色电视,改变了未来电视的设计跟开发方向,洪裕钧便到普腾实习。

 

负笈美国 癌父骤世

「我四叔找了一位德国工程师Reinhold Weiss,他们想做一台高传真电视,我看他们共事,我发现,工业设计就是把对未来美好的愿景,转换成实际的产品,进而影响了人的使用,这是非常、非常有趣的事。」

1984年,洪裕钧四叔洪敏泰主导的普腾电子,推出全球第1台黑色电视,广告口号为「Sorry,Sony!」,产品外销美国、红极一时。(洪裕钧提供)

有感台湾对汽车设计的不友善,高中毕业后,洪裕钧决定赴美攻读工业设计。「汽车结合了科学、机械与设计,可以说因为车我才对设计有兴趣、才去念工业设计,汽车是最极致的文创产业,但在台湾,设计师却只是把东西变漂亮的那个人,这不是设计的目的,我很讨厌这点。」

在Reinhold的建议下,洪裕钧花了更多时间跷课,他在台北观察、速写、準备作品集,「我高中是班上倒数第2名毕业的,幸好作品分数占了很大一部分,我申请6家美国顶尖设计学院,被五家录取。」

洪裕钧最终选择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就读,离家求学对他如鱼得水,但自由自在的生活,在20岁那年却出现巨变。「大二某天晚上,妈妈告诉我,爸爸癌症末期,后来我父亲在我大三时过世,回台奔丧休学1年,此后我在求学、对人生、工作的心境上,有了很大的改变。」

洪裕钧的父亲洪敏隆是台湾松下第二任董事长,提到父亲,洪裕钧坦然地说:「我妈没给我什幺压力,毕竟书还没念完,也没人告诉我接班什幺的,但我从高中到大一都很爱玩、爱跷课,父亲离开…我心里强烈地觉得,我是一个在美国的台湾人,要代表自己人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绝不能让老外看扁了。」

大三时父亲因病过世,对洪裕钧的人生有了很大的改变。

 

创意总监 自立门户

毕业回台前,因家族事业的关係,洪裕钧曾在日本Panasonic(时称松下电器)不同事业部的设计部门实习18个月。实习结束后,他认为求学时,父亲没有为承接家族事业,刻意要求他攻读企管课程,他就该朝着自己对设计的热情发展。

2005年,洪裕钧替老东家PChome开发、设计可供Skype使用的电话FREE-1 Skype。(洪裕钧提供)

1996年,洪裕钧在PChome Online网路家庭工作,设计台湾第一个网路广告,在28岁成为PChome Online的创意总监。协助PChome Online跻身台湾前3大网站,1999年,洪裕钧与朋友创提供数位与网路媒体公司颠睿,后来更名为安捷达顾问(AGENDA),之后卖给英国广告集团WPP,旗下客户包括微软、Nike等。

2003年,洪裕钧与太太张淑征成立建筑与设计公司XRANGE十一事务所;2年后,老东家PChome再找上洪裕钧,请他帮忙开发、设计可供Skype使用的电话FREE-1 Skype,这个品牌IPEVO(爱比科技)后来也独立成产品公司,由洪裕钧担任设计师与执行长。

爱比科技为美国K12学校设计的互动教学工具,去年美国有7万多家公私立学校使用,渗透率高达60%。人生看似不断创业,洪裕钧认为,设计其实就是一个创新、创业的过程,「我对创业很有兴趣,一直在找如何以科技、设计,去创造新的东西。」

 

车癡相识 一拍即合

2013年,以爱比科技设计师兼执行长身分出席TED × Taipei演讲的洪裕钧,与Azizi Tucker在同场演讲上认识,2人都热爱赛车。2012年Azizi在台湾创办设计、製造传统赛车的利曼龙公司,但他苦无设计师设计车身,洪裕钧则有设计汽车的梦想,2个爱车狂一拍即合。

2015年,洪裕钧与前美国Tesla电 动车厂主管Azizi Tucker合作,创 立行竞科技。(洪裕钧提供)

2015年洪裕钧以个人名义与 Azizi 共同成立行竞科技。早年Tesla曾计画在桃园龟山设厂,但因美国政府提供大量补助,Tesla又将製造端迁回美国。「Azizi在Tesla时负责品质及採购等业务,那时他很常来台湾,现在很多Tesla的台湾供应商都是Azizi开发的;他经历了Tesla3辆电动赛车的设计、开发、量产,台湾没有比他更有经验的人。」

其实,洪裕钧也是Tesla的爱用者,他是Tesla第一辆电动跑车Roadster的第一位台湾车主,「过去我以为电动车是很无聊、开起来没声音,速度很慢的车,没想到Roadster的马力、扭力很惊人,是这辆车让我发现电动车的可能性与未来商业模式。」

 

研发电池 模组专利

2015年底,行竞推出第一辆电动赛车MISS E,今年4月则发表电动超跑MISS R,而驱动电动超跑的祕密武器,是行竞研发的电池模组。拿着如同积木的电池模组,洪裕钧说:「行竞使用的是市面上很容易买到的18650锂电池蕊,差异就在电池冷却系统。」

行竞研发的专利电池模组,可将锂电池浸泡 在冷却液中,是驱动电动超跑的祕密武器。

「电池放电时会产生热能,散热效果越好,电池效能越佳,但一旦过热就会酱低效率,也可能造成电池燃烧或爆裂。」洪裕钧解释:「Tesla的作法是在电池蕊之间,缠绕注入冷却液的金属管线,我们则研发出可将电池完全浸泡在冷却液中的电池模组。」

冷却液是3M开发的产品,电池模组的浸没式冷却技术则是行竞的专利。洪裕钧说:「这个冷却技术的特性是不导电、挥发快,赛车的大马力输出需要大量放电,散热效果一定要好。有了像积木可叠在一起的电池模组,我们的冷却效果更有效率。」

此外,MISS R一口气装上4颗高效能驱动马达,使每颗车轮对应独立的系统,不仅可输出超高马力,轮胎加速、减速、过弯与越野性能更强。「我们想做燃油车做不到的事情,一台车有4组完全独立的动力系统,这是燃油引擎无法想像的。」

对电动车前景信心满满,洪裕钧直言,未来车用市场将是电动车的天下。「现在开电动车可能有些不便,但汽油将被淘汰这是不用怀疑的,当然有人选择不相信,或认为电动车的世代还没来,那幺他就等着成为下一个柯达、下一个诺基亚,被淘汰的产业故事一直不断地在我们身边发生。」

爱车的洪裕钧,有时也会自己动手调整车子零件。

目前行竞已有来自日本、中东与欧洲商用车客户找上门,从机车到卡车、水泥车、乃至採矿车,只要想把燃油车改装成电动车的,都是行竞的潜在客户。为何选择发展电动超跑赛车?指着今年行竞科技发表的MISS R,洪裕钧说:「做超跑和赛车对行竞来说是手段,但不是最终目的,行竞的最终目的是变成全球商用电动车,关键零组件与技术的军火供应(配备)商。」

 

外包传产 推向国际

「在行竞之前,台湾没有一家可做整车开发能力的公司。」洪裕钧说:「台湾中小企业具备世界级的技术,很可惜每一家都只负责代工一部份零件;大家只看零组件思考,看国外客户给的订单、规格与价钱、交期思考。」

「我希望台湾厂商不是游戏规範的被提供者,不是考题别人出好,我们很会作答,但没有自己出考题的能力。」洪裕钧自信地说:「行竞是一家研发公司,未来不会自己製造零组件,我们会外包给台湾的传统产业,帮助他们一起跨到智慧电动车领域,超跑赛车只是我们向全球展现制定规格、话语权的方式。」

今年4月,行竞发表的兼具赛道及越野性能的纯电动超跑MISS R,明年开始限量生产,每台造价100万美元(约新台币3,000万元)。(洪裕钧提供)今年9月,行竞完成了MISS R的道路测试,洪裕钧也是试驾员之一。(洪裕钧提供)

事实上,行竞科技成立短短2年,洪裕钧与Azizi、再加上几位天使投资人约500万美元的创业基金,27人的团队推出2台电动整车,无异也是一项台湾奇蹟。

至于公司为何取为行竞?洪裕钧笑说:「行竞是从英文名称Xing开始,因为我想取一个台一点的名字。」

他认真地说:「很台不代表不屌、很台不一定是很俗的黑熊、台北101,台湾很多流行语是将英文乱凑得来,例如恋爱ing。X代表未来、未知,我希望我们一直不断在前进。」说起话来客客气气,带着洋派文青气息的洪裕钧,说到底心里念着的,还是对台湾这块土地的关注。

后记 虎父无犬女

行竞研发的2台车MISS E与MISS R都由洪裕钧取名,也都取名「小姐」,他解释,这是如同飞机、船舰以女性为出发的概念,而E代表ELECTRIC电动,R则是涵盖「for the road」或Renegade,有造反者、破坏创新者的意涵。爱车成痴的洪裕钧对车、特别是古董车呵护备至,车体乾净、无法饮食只是标準,下雨天减少开车外出,停车碰上机械式停车格绝对不停…但遇上6岁的女儿,上述规矩通通被打破,女儿是唯一可在车上饮食的乘客。

洪裕钧满脸笑意:「我从女儿身上学到非常多。那天她坐我妈的车,因为车身较低,她从儿童座椅上爬半天爬不出来,她很生气地跟我说:『Daddy, bad design!bad design!』」在设计师父母薰陶下,果然虎父无犬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