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素生活 >2017「没有普选」的迷思 >

2017「没有普选」的迷思


2020-08-09


政改方案公布前后,各项民调陆续揭盅。「香港政改民意关注组」在2月9日公布新一轮民调结果,支持政改「袋住先」的市民约佔49.5%,接近五成;反对「袋住先」的巿民约佔38% (1)。另一方面,民建联在4月14日公布的民调结果,认为立法会应通过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所制定的普选方案的市民,约佔60.9%;反对的巿民约佔30.7% (2)。now新闻台赞助的滚动民调在4月30日发表的数字,显示政改支持率升至49% (3)。

若果立法会今天就政改方案依照市民意愿投票,应该如何取捨呢?小数服从多数,简单易明,却不附合现时立法会体现的「均衡参与」原则,照顾不到少数声音。既然现时立法会的组成,「已经」充分代表民意﹝这个应该是非泛民派系所认同的﹞,在「均衡参与」原则指导下,有接近1/3民意代表﹝议员﹞投下反对票,令政改方案不能通过,乃是应有之义。

这个简单的道理,泛民中人竟然少有﹝起码笔者完全没有听闻﹞提及!笔者只能旧调重弹:泛民一方似乎底气全消,失去了向政府施压、向市民游说的意志及信念 (4)。作为小市民,唯有勤奋一点,抓材料釐清一些有关2017「没有普选」的迷思,即使未可振聋发聩,也可提醒自己:拒绝「袋住先」并非一时糊涂。

循序渐进空余恨‧等待优化无绝期

自中英香港前途谈判开始,香港应该如何迈向更合理的权力分配,已经「吵闹」多年;对功能组别这种偏袒制度的口诛笔伐,也并非一朝一夕。「循序渐进」这回事,没有31年﹝1984中英联合声明签署算起﹞,也「渐进」了18年﹝97回归算起﹞。然而有甚幺「循序渐进」改善了?明显的例子,就是立法会拥有地区直选议席多年,功能组别议席依然不动如山,18年来无所作为,紧抱「均衡参与」这种特权藉口,对功能组别种种漏洞,没有丁点儿改革的行动甚或宣示,却又突如其来天天月月诉诸于「日后优化」政改方案……是否要再花18年「循序﹝却没有﹞优化」?笔者作为旁观者,实在不明白中央与及特区政府,竟敢以此往绩取信于民。

况且,可能根本没有优化政改这回事。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曾经指出:人大831决定是一个精品,是「靓女」(5)。既然早已是一名「靓女」,「质」已被圈定,量再变,又怎会引致质变?如何容得下修正?其实各种增强提委会代表性的建议,早已铺陈论述,但全被冷待,完全没有一种为优化谋定前路的渴望与热忱,加上李飞主任近日的放话:「透过实践才知特首选举制度是否有修改需要」(6),已经明确表示出修改制度本来没有太大必要,也没有迫切感。故此,若云只要开始有一人一票,就会发生量变,然后质变的想法,恐怕很一厢情愿。

说到底,政改的内容就是再「激进」﹝诸如取消功能组别及扩大选委界别基础、降低提名门槛﹞,其实一点也不过份,这是香港人忍耐了18至31年「循序渐进」的应得成果,也是早应「优化」落实的制度,奈何今天还未兑现,不知道应该向谁问责与追讨赔偿?

这样简单的道理,有多少人提及?

阻碍改革的「罪人」?

2017「没有普选」,要被问责的罪魁祸首是谁?林郑月娥司长在一次电视访问中,提及要考虑政治现实,任何触动现存界别的组成、提名方式、选民基础等等,都会引发抵抗,增加立法难度,故此难以透过改变提名委员会的组成,增加行政长官普选的民主成分 (7)。

这种「鬼拍后尾枕」式发言目标听众是谁,笔者猜不透,但司长的发言却诚实地告诉我们:在政制发展路上,原来有一群人,与泛民一般「阻住地球转」,但他们没有受压,不用妥协,似乎政府内也没有人胆敢要求他们妥协。若果2017「没有普选」,罪魁祸首是泛民,不是「他们」,这是政治现实。

这不单是公平与否的问题,已经是赤裸裸的袒护。假如阁下透过政府偏袒获利甚丰,因而针对泛民这个关键三份一小数,我虽不认同,但理解。若果阁下并非受偏袒一方,却轻易「放生」这些现存界别,反过来呼吁大家「袋住先」,这个道理,笔者真的难以明了。

普选不一定改善管治

最后,普选特首可以令管治更顺畅吗?社会撕裂会因为普选特首而减轻?

假如顺畅等于反对声音薄弱,日后官员不用放下身段四处游说,全港市民会不问情由的支持投票选出来的特首……这种「顺畅」存在于世间吗?

政府管治遇上阻碍,正因为社会不同群聚利益分殊,而现时权力、决策等都偏颇倾斜,胜者全胜,败者无立锥之地。抗争者既无缘于获得、分享权力,为何要无私服膺这种「选举制度」,并对日后选出来的特首卖帐?除非政府铁了心,动辄发动敌对民意战,以民攻打民,用民间暴力消弭反对者;或者实行意识形态操控,兼且「成功操纵」。否则反对意见、政见争议、对抗行动等等,不会因为有「一人一票普选」而停止或从缺。

归根究底,选举制度关乎建构一种机制,令社会上人人可以「依法夺权」。当大家明白总有一天权力会更替,反而会「愿赌服输」,并且小心翼翼遵守及建设选举制度,期望「总有一天回敬你」。现时依照831框架设计的选委机制欲反其道而行,极力维护特权。若根据过去的选委会组成,少数选民基础狭隘的界别,已足够控制未来提委会过半这门槛 (8),让昔日赚尽一分一毫自肥的人,继续合法淘空香港。另一方面,政府再以「通敌」、「港独」等罪名,污衊、排除大量可以威胁特权的民间政治力量,试问怎幺可能修补社会撕裂?

有普选比没有普选好?也许是的,但这个普选已经与我无关,我们已经失去﹝或被夺去﹞「回敬你」的权力,怎幺还要我们站出来为方案吶喊助威?

道理真的很简单。投下反对票,否决现行政改方案,才是天经地义,令人心安理得。

注 (1) “支持「袋住先」微跌至49.5%” ,星岛日报,

(2) “逾六成港民盼政改方案获通过” ,文汇报,

(3) “三大学滚动民调:支持政改率连日微升” ,now新闻,

(4) “雨伞运动后的3个困局”,评台,

(5) “张晓明:人大决定是「精品」 应「见好就收」”,文汇报,

(6) “落实普选方知要否再修改”,文汇报,

(7) “林郑月娥指改变提委会组成须顾政治现实”,无綫新闻/TVB.com,

(8) “一定要呃?提委会小圈子筛选本质 永远洗唔甩”,立场新闻,



上一篇:
下一篇: